探秘钧瓷千年之谜

——记李国堂钧瓷文化系列研究

2017-11-27 11:50:06来源:海外网
字号:

宋钧官窑为何断烧千年?新中国成立后,又如何恢复钧瓷生产?千年以来,究竟发生了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让我们走进李国堂钧瓷文化的艺术世界。

北宋钧官窑缔造了钧瓷艺术的辉煌,但也成为钧瓷艺术进入衰败的起始。北宋末年靖康之变,赵构渡江南逃,在杭州建立了南宋王朝,北宋灭亡。长江以北落入金人统治之中,宋钧官窑自然烟消火灭,工匠们或逃或亡,宋钧官窑的历史也就划上了句号,对于钧瓷艺术来说,无疑是一场劫难。两宋的灭亡和钧官窑停烧,使钧瓷业遭受重创,工匠们在兵灾战火中亡命他乡,就将制钧技术带到了全国各地。

“家有财产万贯,不如钧瓷一片。”这是流传甚广的一句话。

钧瓷从璀璨的唐代绽露出最初的一缕光芒,到鼎盛而浩瀚的宋朝犹如正午的阳光一般,闪耀天穹,位于宋代五大名窑的技艺顶端。

钧、汝、官、哥、定等宋代五大名窑在人类陶瓷文化的世界里是最高的品牌,是一种高山仰止的标志,其所铸造的物质形态、精神文化乃至哲学境界。钧台窑同时也是宋代四大官窑之一,是继汝窑之后中国古代宫廷所建的第二座官窑。宋代官窑瓷器代表了宋代陶瓷的最高艺术水平。

宋徽宗在位的25年间,是钧官窑发展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钧官窑烧造出了很多艺术经典瓷器,以至于成为后人追捧和仿摹但又不可企及的最高典范。但在那个野蛮尚武的时代,中原文明软弱的弓矢不得不折服于彪悍的铁骑之下。金兵入侵,宋室南迁,钧窑毁弃,艺师逃亡。宋钧官窑的烧制技术、釉方配比全部淹没在历史的烟云里,成为后人想方设法破解的千古之谜。

钧官窑随着北宋王朝的灭亡断烧时间长达近千年,釉方、釉料不知所踪。再加上古代重文轻艺,一些钧瓷艺人史册无名。钧釉又是复杂的窑变釉,钧官窑又将钧瓷的釉色推向了极高的境界,多少代人历尽艰辛都难以破解它的秘密。它像一个精灵躲在土与火的深处,如何攻克钧瓷千年之谜呢?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杨国政经过40年的艰苦努力,恢复了传世宋钧失传近千年的蓝、红釉色。这两种釉色是宋钧官窑两个最主要的釉色,对中国陶瓷发展的影响长达数百年之久。

钧窑铜红釉的诞生对中国陶瓷的发展具有划时代和里程碑的意义,正像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先生所说:“钧窑对中国陶瓷史有过巨大的贡献。它以铜为呈色剂,在高温下一次呈现红色。这不仅是对中国陶瓷史的贡献,也是对世界陶瓷史的贡献,这个贡献在长达数百年的时间里都是辉煌的。”

宋钧官窑的烧制极为严格,造型、纹饰、釉色、装饰等方面都严格按照宫廷的要求由宫廷御师进行精心设计,具有浓厚的宫廷特色,然后皇帝钦定。烧制过程由宫廷派出专管窑务的窑司官现场监督。

产品经严格挑选,精品送入宫中,残次品砸碎深埋,以防流散;官窑产品对于民间保密,不准民间仿制,产品世代相传,钧不随葬,因此在大量考古发掘中少见出土。

1964年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北京举行两会期间向河南代表团发出“发展经济,恢复钧瓷”的号召,河南代表团高度重视,并指定会后由禹州政府认真研究恢复钧瓷的措施。这年8月份,禹州政府确定组成调查组,对全县古瓷窑址进行一次全面调查,共发现古窑址96处。

2001年,被列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在遗址中还清理出花盆、盆托、洗、尊等器物残片达1000多件,在残片底部刻有从“一”到“十”的大写数字,并且同号配套。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器底刻有数字的传世宋钧有20多件。经有关专家对比,从钧台窑遗址出土的残片器物造型及底部数字和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钧瓷同类器物完全一致。

2004年,禹州钧瓷研究所按1:1的比例复制建造了和宋钧官窑遗址1号窑炉相似的双火膛柴窑,前两次试烧均以失败而告终。当炉温升至1100℃后,无论怎么努力再也无法使温度继续上升。第三次进行试烧时,两个火膛燃烧的木柴依次对窑室加温,炉温奇迹般地达到钧瓷烧制的高温1270℃。这次还烧制出5件质朴浑厚、晶莹玉润的颇具宋钧神韵的钧瓷来。

新中国的成立给钧瓷的发展带来了春天。1955年,全国第一次陶瓷会议在北京召开,会上提出要恢复历史名窑,其中就包括钧窑,禹州神垕第一瓷窑生产合作社主任刘保平参加了会议。在会议期间,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古陶瓷专家周仁见到了刘保平,问起钧瓷,问起卢广东。当周仁得知卢广东在外务工,就直截了当地提出,一定要把卢广东找回来。

1980年,禹州钧瓷一厂以刘国安为首的钧瓷新工艺实验小组,率先实验在釉料中引入还原剂碳化硅,坯体不经过素烧,一次浸釉,经隔焰燧道窑一次烧成。该技术获得了河南省重大科技成果奖,是钧瓷发展史上的重大突破。到20世纪90年代初,钧瓷新工艺因釉色单调、釉质无厚重感而逐渐停烧。

近千年来,经过无数钧瓷艺人的努力,烧造出的钧瓷可谓种类繁多。在钧瓷这个庞大的家族中,传世宋钧依然雄踞艺术的巅峰。究竟谁能够破解传世宋钧之谜,完成历史的跨越和突破呢?

谜语总有它的谜底。当揭开谜底,笼罩在谜语周围的迷雾就会烟消云散。对于传世宋钧蕴藏的千古之谜,很多人都或多或少地找到了一些答案。但从烧造年代、釉层结构、釉色恢复上破解传世宋钧之谜出现了3个代表性人物:那就是原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冯先铭,山东省硅酸盐研究院原总工程师刘凯民,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杨国政。

杨国政从事钧瓷研制40年,潜心研究探索宋钧制作技术,不断学习吸收当代考古界、理论研究界成果,反复试验,及时总结经验,使自己的作品品质逐步具备宋钧神韵,是一个恢复传世宋钧制作工艺的实践派。在造型上,他的手拉坯器型和传世宋钧最为相近;在釉色上,他的蓝、红色彩和传世宋钧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在烧窑上,他是神垕被公认为首屈一指的“一把火”。制作钧瓷的各种才能如此全面地集中在他身上,才使在当代恢复传世宋钧的难题中有了历史性突破。

由于杨国政烧制的产品最有宋钧的韵味,经过多年的艰苦历练,他已熟知钧瓷的各种工艺流程,集手拉坯、适器配釉、烧窑观火于一身,其技术水平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通过近千年无数钧瓷艺人的辛勤耕耘,到杨国政这里在恢复传世宋钧釉色方面达到了一个崭新高度。杨国政传承千年宋钧工艺的不懈努力得到了国家级有关部门认可,无疑是抢救“钧瓷烧制技艺”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希望。正像人们评价莎士比亚一样,说他不属于一个时代而属于所有的世纪。杨国政的钧瓷作品不仅被当代人所喜爱,也必将彪炳千秋而熠熠生辉!李国堂潜心研究钧瓷文化,探秘钧瓷千年之谜的脚步,永不停息,继续前行。(孙跃  胡照林)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