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海外中国文化中心

布局初成 润物无声

2018-02-08 09:25:18来源:海外网
字号:

文化部外联局副局长郑浩侃侃而谈。(张小兰 摄)

曼谷中心外观。(张稚丹 摄)

毛里求斯中心舞蹈队表演。毛里求斯中心供图

外国棋手在围棋大赛对弈 。柏林中心(王娟 摄)

截至2017年底,中国政府在海外设立的文化中心达35个。文化中心长什么样?它们平日怎样运作?如果您也好奇,那就随我去看一看吧。

杨绯脚步轻盈地穿行在建筑间的庭院里,让我们看筑巢的小鸟、蓝色水莲和蝌蚪。次日回国的她,对这里颇为留恋。

2017年曼谷中心与河北省共办河北文化年,作为河北艺术职业学院老师,杨绯被派来教1个月中国舞:“学生们最喜欢蒙古族和维吾尔族舞蹈,他们都舍不得我走。”

在音乐教室,我们巧遇教授泰国朱拉蓬公主15年古筝的李杨老师。公主的爱好影响了很多人,“过去泰国人对古筝没概念。如今,古筝班扩展到7个,一句中文不会讲的泰国人占了一大半,古筝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李杨把节奏欢快的泰国曲子改编成教材,令学生感到格外亲切。或许不久的将来,他们也能欣赏高山流水的韵致。

总是面带笑容的中心主任蓝素红带我们参观以女性为主题的中国艺术展,她说,上周六开幕时,还表演了旗袍走秀呢。

成立5年的曼谷中心,占地达8000多平方米,拥有图书馆、展览厅、培训教室和300座小剧场,是目前规模最大、条件最好的中心。诗琳通、朱拉蓬两位泰国公主经常来参观、出席活动。中心平素通过官网、微信公号、脸书和连我(line)等联系自己的3000多名会员。2017年,在日常汉语、书法、绘画、舞蹈等多种培训外,共举办150多场文化活动。

落子-探索-加速三部曲

中国文化部对外文化联络局,是海外中国文化中心的主管单位。面容清癯、气质儒雅的郑浩副局长,曾任马耳他中心主任、荣获过“瓦莱塔荣誉市民”,他对海外中心可谓了如指掌。在他生动的讲述中,海外文化中心的整体轮廓渐渐浮出水面。

海外文化中心是西方实践了100多年的文化传播形式。我们熟知的德国歌德学院、法国法兰西学院、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都是承载着塑造国家形象、传播本国文化职能的文化中心。

1988年,在海外建立中国文化中心这盘大棋开局,首先落子毛里求斯和贝宁。2002筹备中法文化年期间,综合国力的提升以及国家对文化软实力的重视,使停滞了十多年的中心建设重启。埃及、巴黎、马耳他、德国、日本、韩国……到2012年共新建10个中心。这10年也是尝试和调研的过程。因为一些国家没有专门针对外国文化中心的相关法律法规,我国需就中心的性质、职能、设立方式等,与对方通过签署政府间文件的方式达成一致。

中共“十八大”后,中心建设速度加快,如今总数达35个:欧洲、亚洲各13个,非洲5个,美洲大洋洲4个,全球布局初成。

有了场地,中心日常都做什么呢?

郑浩说,中心常年不间断地开展着丰富的文化活动,除演出、展览、影视等受欢迎的项目外,还通过讲座、座谈、研讨会等形式进行思想对话。此外,中心根据当地需求设置语言、书画、舞蹈、武术等中国文化培训课程,还与当地文化、艺术、学术等机构共同举办文化活动,互为平台,交流互鉴。

打造品牌 常有常新

办讲座、展览、邀请名家,内容资源从哪儿来呢?一方面由国内大文化领域相关部门或进行合作的省市提供,另一方面,各中心运用当地资源,如邀请驻在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学者等。

文化部会在几个重要时点如“欢乐春节”、五六月间的“中国文化周”、中秋节的“天涯共此时”,提供充足的演出、展览、讲座、视频等资源,次第展示中国人的情感、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近年来,文化部探索中心的多模式发展,充分动员地方政府的财政、人力及文化资源,不仅共同投资建设,如与上海共建布鲁塞尔中心、与江苏省共建海牙中心、与北京共建雅典中心等,甚至连策划活动也染上了地方色彩。布鲁塞尔中心活动设计颇具海派风范,面向欧盟使团举办“思想者对话”和“媒体早餐会”,邀请中国政治学者张维为与剑桥大学政治学与国际问题系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对谈中国发展模式。

各中心发挥主观能动性,各显其能,打造自有品牌。如毛里求斯中心培训的中国舞表演,已成为政府重大活动及庆典的固定节目;新加坡中心和儿艺合办的“马兰花艺校”,因太受欢迎停不下来,短期培训演变成教学基地;莫斯科中心组织中俄经典文学互译出版;巴黎中心连续7年与高蒙百代院线合作举办法国中国电影节,2017年扩展到法国7个城市,观众超过2万人。经过巴黎中心戏剧培训,金发碧眼的梅兰和兰亭演唱的评剧韵味十足,被新凤霞弟子高闯收入门墙。柏林中心思路清奇,在欧洲普及围棋并举办比赛多年,2017年的第3届欧洲围棋赛暨第8届柏林“中国杯”围棋大赛,请来自中国棋院职业棋手刘小光九段等复盘讲解,来自台湾的美女棋手黑嘉嘉做外语解说。

2017年,各中心共举办文化活动3000余场,直接参与人数为450万人次,培训学员逾3.5万人次。

郑浩表示,中心活动一方面要扩展到普通民众,如柏林中心借助狂欢节平台展示中国文化;另一方面要影响主流社会。2017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毛里求斯总统阿梅娜·法吉姆、马耳他总统玛丽·普雷卡、巴基斯坦总统马姆努恩·侯赛因、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新西兰时任总理比尔·英格利希等十几位国家领导人参加海外中国文化中心活动,带动媒体聚焦中国文化。

卓有成效的工作,赢得了国内外美誉。毛里求斯中心将天津芭蕾舞团商演收入捐给马莱博地区残疾人组织,获得毛里求斯总统府嘉奖;巴黎中心主任获得法兰西共和国艺术与文学骑士称号;莫斯科中心主任获得艺术科学院院士称号;悉尼中心获“多元文化奖”。巴黎、毛里求斯等5个中心获得广电总局“中国电影国际传播突出贡献奖”。

志在高远 布局全球

海外文化中心工作人员使命崇高,他们常年生活在异国他乡,忍受精神寂寞和生活不便。郑浩说,有些国家没有我们已熟视无睹的超市,也罕有博物馆、大专院校、艺术节等活动平台,生活条件艰苦,在战乱国家可能还有生命危险。人少任务重,全靠文化外事干部的责任心、敬业心。

我们这次采访巴基斯坦中心,就是顶着使馆的安全警告去的,因为周边国家的影响及换届因素,这里安全局势不稳。考虑到地标性和安全,中心租用了巴基斯坦国家艺术委员会顶层两个画廊。站在走廊尽头向外望去,能看到山脉和绿树中疏落的建筑。

2016年欢乐春节活动中,巴基斯坦COMSATS信息技术学院上千名师生和中国驻巴大使同唱中国国歌,创下纪录。2017年中心举办“中国非遗文化周”,邀请巴基斯坦非遗项目“卡车彩绘”与来自辽宁的面塑、民间画、剪纸等同台竞色,吸引了几百公里外的民众。

2017年11月开办太极班,当地武术协会会员集体参加。12月办中医讲座时,太极班的学员前来捧场并了解中医文化,文化传播的层次在加深。

我们离开后的第二天,巴基斯坦北部地区遭遇恐怖袭击,死伤数十人。震惊之余,我隐约感到,由游翼、李硕、刘英等工作人员组成的中心,仿佛激流中的钻井平台,坚持着为中巴人民友好交往、相互了解提供着可靠可亲的阵地。

我有些疑问,为什么泰国的中心以曼谷命名,而巴基斯坦的中心以国家命名?郑浩笑道:“这是个好问题。一是考虑到名称的识别度,有些城市可能不像巴黎、柏林那样尽人皆知,所以用了国家名。二为今后一国设立多个中心预留空间。”

根据相关规划,到2020年,海外中国文化中心将达到50个,它们将在民间色彩的文化交流中进行日常外交,让各国人民与中国相知、相亲,让走出国门的中国人看到更多真诚的微笑。(张稚丹)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2月08日   第 07 版)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