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春之歌》里,我看到了民族歌剧的希望”

——浙江原创民族歌剧《青春之歌》亮相全国优秀民族歌剧展演

2018-03-23 09:35:42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号:

图片为歌剧《青春之歌》剧照)

它有着厚重的“民族文化基因”,在多个艺术领域进行了全新探索,希冀用更具民族特点的艺术手法来展现那个关乎个体觉醒、家国命运、民族危亡的岁月。

它汇集了浙江歌舞剧院与浙江交响乐团两大专业文艺院团的优秀艺术家,承载着六十载的光荣与梦想。

它被文化部列入2017“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重点扶持剧目名单,被浙江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列为“2017年度舞台艺术重点项目”。

自首演以来,它赢得专家、观众的赞许无数,并很快从众多原创歌剧中脱颖而出,登上国家级舞台——第三届中国歌剧节,向国内外观众生动地讲述中国故事。

而今,它参演2018全国优秀民族歌剧展(巡)演,一个月内辗转了浙江、北京、江苏、福建四省市,跨越数千公里,为广大观众带去心灵的洗礼。

它是浙江歌舞剧院与浙江交响乐团联合出品的民族歌剧《青春之歌》,是浙江歌舞剧院这家有着六十载厚重文化积淀的专业院团的首部原创民族歌剧,是党的十九大献礼之作。

3月20日,在清华大学演出《青春之歌》后的次日,出品方邀请各界专家与该剧的主创、主演交流观感、心得,并提出中肯建议,以期共同推动这部民族歌剧日臻完善,让它在舞台上不断地焕发出更为鲜活和更为持久的感染力、生命力,进而成为一部传得开、留得下的精品力作。

仲呈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民族歌剧《青春之歌》是一台好戏。它坚持走尊重中国歌剧历史传统和文化积淀的正确发展道路,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中国风格。

《青春之歌》在清华大学的演出,尤其让人感到艺术属于人民,更属于青年一代。我们的青年太需要这样优秀的文艺作品,太需要这样充满正能量,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理想、坚定信念、立志当好接班人的优秀作品。

我向剧组的全体艺术家表示由衷的敬意。

孟  冰(著名编剧):

看完歌剧《青春之歌》,我非常激动、非常兴奋。这部作品是影响几代人的名著,能够用歌剧的形式予以表现,而且把这个题材处理得很到位,非常清晰、流畅,非常简约,这点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不管是剧本,还是导演的处理,以及舞台的呈现,歌剧《青春之歌》都很令我意外。

近几年舞台艺术豪华之风盛行,表现手法很多,也很繁琐,但这部戏导演处理得尤其好。那种简约,那种干净,让你在欣赏中没有任何精神上的疲倦感,观众非常轻松地融入剧情之中。另外,舞台美术非常干净,演员们的表演也非常投入。主演郑培钦是一名非常优秀的演员,她把演唱、表演和人物的塑造融为一体,很生动地塑造了林道静这一年轻女性形象。在那样一个时代,在经历悲惨命运和苦闷之后,林道静这样的女性勇于追求个人的价值,在这方面,郑培钦刻画得极为生动和传神。

乔佩娟(解放军艺术学院原政委):

民族歌剧《青春之歌》的现实意义太大了,太重要了。

这个戏就是要让我们的后代知道曾经中国的面貌。目前,《青春之歌》有了很大的提升。那个时代的面貌出来了,林道静出来了,这个人物立起来了,感觉是那个青年,是那个时代的人,特别是前半场,我觉得非常好,很感动。

看完这部戏,另一个感觉,这是一幅油画,是一幅非常宏伟的油画,让人过目不忘。这台戏几经修改之后,整个立意站住了,一看就是《青春之歌》,给人一种信心,给人一种力量。我们就是要写爱国主义,要有这种感情、这种气质,这个戏才能好。所以,我觉得《青春之歌》确实是很不错的。

浙江歌舞剧院和浙江交响乐团的演出实力很强,并且作品站得住,主创团队也十分团结,希望继续努力,把《青春之歌》打磨得更好。

羊鸣(著名作曲家):

从歌剧《青春之歌》里,我看到了民族歌剧的希望。民族歌剧后继有人,我们老一辈人感到十分欣慰。剧中的音乐风格、人物角色的把握,以及戏剧化的运用,都是同类作品中的佼佼者。

《青春之歌》这部小说,我想很多人都看过,加上后面拍摄的电影,大家都耳熟能详。而要创作歌剧版本的《青春之歌》,对导演、编剧、作曲家,以及演员们来说,十分不易。歌剧《青春之歌》中的音乐语言表述,以及手段的运用,是我目前看过的歌剧中比较成熟的作品。所以,我建议以后修改的时候要慎重。因为目前看来,作品既不保守也不盲目,已经具备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这是我第二次看这部戏,很不错,很值得一看。我感觉,歌剧《青春之歌》的生命力会很强,也希望它能再次演出成功。

蒋力(中央歌剧院创作室原主任):

导演张曼君,是歌剧《青春之歌》主创团队中名声最响的一个。创作伊始,她就为该剧制定了明晰的方向。她要求大家立足于几十年来民族歌剧探索的宗脉,寻迹民族音乐的声响,要体现民族语言的魅力,坚定地走歌剧民族性的继承、探索与创新之路。在剧本构架、人物设置、剧情走向、唱段布局、声音形象、角色声部设置及尊重歌剧技术等方面,她都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她还构想了一个以女声四重唱组合来贯穿全剧的设计,让它发挥记述、叙述、评述的功能,又具有不断变化的形象传递,以形成该剧特殊的艺术风格。

剧中的演员都来自浙江歌舞剧院,这令我意外。时下,全国各地院团的歌剧很少有新作,多年未排演歌剧的地方院团更不敢冒这个险。而郑培钦扮演的林道静,是“意外”中的“意外”,“意外”地好。一个毫无歌剧表演经历的民族声乐演员,第一次在原创歌剧中担纲主角,竟一点不见生涩痕迹,可信可爱,而且感人。薛雷饰演的卢嘉川、段永明饰演的余永泽、严圣民饰演的胡梦安,个性鲜明,人物感觉也都比较准确。

孙丽英(总政歌剧团国家一级演员):

《青春之歌》我看了两遍。最大的感触是,这部剧有四个“好”。

第一个“好”是选题好。浙江歌舞剧院很有眼光,它站在历史的高度,面对新时代的背景,选择了一个艺术性、时代性、思想性相结合的重大题材。第二个“好”是导演好。在这部剧中,我觉得张曼君导演最妙之处,就是把戏曲的元素用在歌剧舞台上,这非常不简单,非常大胆,而且嫁接得非常好,使用的手法也极为成功。第三个“好”是音乐好。作曲吴小平、潘磊写得非常棒,剧中的许多旋律都非常感人,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眼泪就掉下来了。第四个“好”是演员好。郑培钦非常努力,非常要强,从一名普通的歌唱演员,成长为歌唱艺术家,其中她所经历的艰辛,我是能感受到的。还有主演都非常好,表演非常到位,很有味道。

赵忱(中国文化报社副总编辑):

看歌剧《青春之歌》,坦白地说,我没有那么感动,但是有那么佩服。一看演出我就想,张曼君导演得为这部戏操多少心啊。同时,我们也能看出这支队伍伴随这部戏的成长。

如果从肯定这部戏的角度,我觉着,《青春之歌》从小说转到舞台,它的还原能力很强。无论是没有看过《青春之歌》原著的人,还是对它十分熟悉的人,都可以从这部歌剧中了解那段“青春”。其次,就是这部戏的创新性。作为歌剧艺术,这部戏的创新,我觉得是建立在尊重民族歌剧传统上的创新。

另外,我也想提一下建议。比方说“剧诗”,应该怎样更高水平地将它呈现在舞台上,这应该不是导演一个人能够完成的,需要全方位协同。

这是一部可敬的作品,但文词上应该更讲究一些,不要拽,要准确,要纯朴,要娓娓道来。

这显然是一部“走在路上”的歌剧。不厌其烦地改,会越来越“合体”,如同一件合体的衣裳。

王馗(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我们致敬经典最好的方式,恐怕就是挑战它。《青春之歌》这部小说,是一部文学经典,包括后面拍摄的同名电影都成了经典。而今,我们用全新的形式将《青春之歌》搬上舞台,这种挑战其实是非常强的,这种尝试对于民族歌剧的发展也是十分有益的。

另一个感想是,导演在剧中对于戏曲现代化的创造。我们在这个舞台上看到了极简的舞台呈现,是舞台艺术的中国表达。

讲到诗性,唱出来的可能是诗句,但是我们最终呈现在舞台上的实际上是诗的意境。歌剧《青春之歌》所呈现的意境,给我极强的视觉冲击力,比如繁与简的对比,浓与淡的对比,少与多的对比,二元化的对比等。特别是诗、歌、舞、乐四重唱设计,让每一个场次之间人的转化是流动的,并且参与了部分剧情的表达,牵动了每一场的转化。这恰恰是极具中国诗歌意境的表达,也是本剧极为突出的一个特点。

居其宏(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歌剧《青春之歌》这部戏,从一开始策划的时候我就十分熟悉。编剧要把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精简成两个小时之内的舞台艺术作品,其中有那么复杂的时代背景、复杂的人物、复杂的斗争,这是十分不易的。我觉得编剧的努力为本剧的成功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在音乐方面,由于作曲吴小平对民族民间音乐的熟悉,尤其是戏曲音乐的熟悉,为本剧的民族歌剧音乐的基因健全化的表达和呈现,提供了一个最基本的保障。吴小平的音乐具有戏剧性,具备以往民族歌剧音乐的种种要素,并且符合时代的发展,这方面是要予以肯定的。另外,导演张曼君,让我很佩服,她具有极强的掌控力,在中国歌剧界、导演界不可多得。

中国歌剧发展到现在,也先后创作了不少剧目,但为什么许多留不下、传不开、走不出去?武汉歌舞剧院原副院长沈承宙认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缺乏“民族文化基因”。过去,我们也有很多民族原创的歌剧,但民族文化只是一种点缀或者装饰,并不是基因。观看歌剧《青春之歌》,你就会发现厚重的“民族文化基因”,其中有众多的戏曲元素,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和历史,渗透在作品的血液中和骨髓里。比如说,舞台上现实和虚拟的结合,以及音乐的层次,演员的一招一式都有传统戏曲的元素。

希望主创团队能以锲而不舍的精神,将歌剧《青春之歌》打造成文艺精品。


责编: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