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元帝《职贡图》与临江、天门、建平“三蛮”

2020-04-03 14:57:40来源:中国艺术报
生成海报
字号:

日前,台北“故宫博物院” 2020年度临时展览如火如荼地拉开了帷幕,新近推出的“四方来朝——职贡图特展” ,深受观众喜爱。职贡题材图画作为反映古代中国对外交流的美术作品,重回大众视野。“职贡图”亦被称作“贡职图”“朝贡图”“王会图”等,图绘进贡国使者肖像,通常以一国一人为单位,是由多个单位构成的长卷作品。

  提到“职贡图” ,通常会令观众联想到唐代阎立本的《职贡图》 、明代仇英的《职贡图》及清代傅恒等纂《皇清职贡图》等人所共知的作品。然而,这些作品在创作形式与内容上皆脱胎于南朝梁元帝萧绎的《职贡图》 ,后者才是职贡题材图画最早最正式的作品。梁元帝《职贡图》现有四种摹本流传于世,其中两个摹本即阎立本摹本《王会图》与五代南唐顾德谦摹本《蕃客入朝图》 ,就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值得注意的是,在梁元帝《职贡图》中,除了绘有百济、龟兹等周边国家外,还绘写有临江蛮、天门蛮、建平蛮或建平蜑(下文合称“三蛮” )使者图像和天门蛮题记。“三蛮”为梁境内的三个少数民族,而非正式国家,却能与正式国家并列出现在《职贡图》上,这一现象十分奇特,故曾受到学者关注,但并未进行深入研究。本文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三蛮”与梁元帝《职贡图》的关系进行再探讨,以就教于方家。

  “三蛮”与《蕃客入朝图》

  “蛮”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成周,为南方诸民族的泛称。又有“ ” ,亦即“蜑”“蜒” ,南蛮之一种。当时凡“蛮蜑”并称者,多指在古荆州居住的南蛮。如《南齐书·州郡志下》 “荆州”条记载:“道带蛮蜑,田土肥美。 ”又:“境域之内,含带蛮蜑。 ”同书《蛮传》云:“种类繁多,言语不一,咸依山谷,布荆、湘、雍、郢、司等五州界。 ”所谓“荆、湘、雍、郢、司”五州,大致也均属古荆州。这一点非常重要。此外,同传记该地区“蛮”的装束特点云:“蛮俗衣布徒跣,或椎髻,或剪发。 ”与梁元帝《职贡图》传世摹本保留的“三蛮”使者图像也正相符合。

  据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 “ (梁元帝)任荆州刺史日,画《蕃客入朝图》 ,(武)帝极称善。又画《职贡图》并序。善画外国来献之事”句可知,梁元帝在绘《职贡图》之前,即担任荆州刺史时,先绘有一幅《蕃客入朝图》 ,与《职贡图》同属外国来献题材作品。梁元帝一生凡两次任荆州刺史,绘《蕃客入朝图》在第一次,时间从普通七年(526年)十月辛未,到大同五年(539年)七月己卯。此后,梁元帝回到京师,任安右将军、护军将军,领石头戍军事,直到大同六年(540年)十二月壬子,才再从京师出任江州刺史。梁元帝绘《职贡图》 ,就在此次任职京师的一年零五个月内。

  另据梁元帝《职贡图序》 “皇帝君临天下之四十载……臣以不佞,推毂上游,夷歌成章,胡人遥集,款开蹶角,沿溯荆门,瞻其容貌,讯其风俗。如有来朝京辇,不涉汉南,别加访采,以广闻见。名为《贡职图》云尔”句可知,梁元帝创作《职贡图》 ,是为了庆祝其父梁武帝即位四十周年。梁武帝天监元年(502年)即皇帝位,四十周年为大同七年(541年) 。梁元帝完成《职贡图》 ,应在是年之前,也就是前文所说在大同五年(539年)七月己卯到大同六年(540年)十二月壬子任职京师期间。序中提到“上游”“荆门”“汉南” ,皆指荆州,说明梁元帝创作《职贡图》的前期工作都是在荆州完成的。

  梁元帝《职贡图》中的“三蛮” , 《宋书·荆雍州蛮传》关于荆州蛮部分已有记载,原文为:“宜都、天门、巴东、建平、江北诸郡蛮,所居皆深山重阻,人迹罕至焉。 ”天门、建平二蛮,加上所谓“江北诸郡蛮” ,也就是临江蛮,“三蛮”俱在。可见,“三蛮”的居住地均属荆州。 《南齐书·州郡志下》记荆州有天门郡与地处江北的南郡,分荆州所置巴州有建平郡,应分别为天门、临江、建平“三蛮”的确切居住地。 《梁书》没有“地理志”或“州郡志” ,推测疆域大致承南齐之旧,荆州的辖境也基本沿袭南齐。荆州旧置南蛮校尉,例由荆州刺史兼任;梁南蛮校尉虽不恒置,但荆州刺史实际仍兼领旧南蛮校尉之职。梁元帝任荆州刺史,管理南蛮,正属职掌范围。梁元帝为了表彰自己治理南蛮的政绩,从南蛮中选择“三蛮” ,绘入在荆州刺史任上创作的《蕃客入朝图》上,也在情理之中。梁元帝回到京师,创作《职贡图》 ,上面的“三蛮”图像,显然是从《蕃客入朝图》中移植的。

  《职贡图》移植“三蛮”的意义

  “三蛮”作为荆州治下的少数民族,并不符合“蕃国”的定义。南朝各断代正史的皇帝《本纪》 ,仅见记载本王朝疆域之外的国家朝贡,极少记载本王朝疆域之内的少数民族朝贡。例证俯拾即是,无须赘举。另外,本王朝疆域之内的少数民族朝贡,也并非到京师建康,而是到辖区主管官府。虽然,前引《宋书·荆雍州蛮传》已见文帝元嘉六年(429年) ,建平蛮张雍之等五十人“诣阙献见” 。同传还记有少帝景平二年(424年) ,宜都蛮帅石宁等一百二十三人“诣阙上献” ;文帝元嘉七年(430年) ,宜都蛮田生等一百一十三人“诣阙献见” 。但此处的“阙” ,并非一定指代天子的宫城。清代汪中所著《述学·释阙》云:“天子、诸侯宫城皆四周,辟其南为门,城至此而阙,故谓之阙。 ”此处“诸侯”指代封疆大吏,他们的宫城也称为“阙” 。 《晋书·马韩传》记载:“太熙元年(290年) ,诣东夷校尉何龛上献。 ”据此类推,荆州蛮族所“诣”之“阙” ,在宋齐应指南蛮校尉府,在梁多指荆州刺史府。如果推测不误,前引张庚摹本天门蛮题记所说“纳质”和“入质” ,也应是在南蛮校尉府或荆州刺史府。但这样,问题就来了。

  梁元帝在荆州刺史任上,绘《蕃客入朝图》 ,收录荆州“三蛮” ,因为“入朝”之“朝” ,一般应指京师朝廷,而实际上,荆州“三蛮”并未遣使到建康朝贡,存在偷换概念问题。但,这犹可解释为梁元帝是为了表彰自己在荆州治理蛮族的政绩。梁元帝回到京师,绘《职贡图》 ,从《蕃客入朝图》中移植“三蛮” ,将自己的地方治理蛮族政绩上升到国家治理蛮族政绩,这就有僭越之嫌了。梁元帝为什么要这么做?恐怕与其遭遇和性格有关。据《梁书·元帝纪》 《南史·元帝纪》记载:梁元帝初生患眼,武帝凭己意治疗,反使盲一目,虽然弥得武帝愍爱,但也使他养成因自卑而更加争强好胜的性格。尽管“既长好学,博总群书,下笔成章,出言为论,才辩敏速,冠绝一时” ,却仍“性好矫饰,多猜忌,于名无所假人,微有胜己者,必加毁害” 。这种遭遇和性格,决定了梁元帝为使自己出人头地,会不顾一切宣传自己。 《职贡图》移植“三蛮” ,仅为宣传自己的一个例证而已。

梁元帝《职贡图》传世摹本保留的“三蛮”使者图像

  综上所述,可作如下小结:“三蛮”一直隶属荆州,齐梁时期逐渐归附,常到南蛮校尉府或荆州刺史府进贡。梁元帝任荆州刺史时,绘《蕃客入朝图》 ,偷换概念,收录“三蛮” ,以表彰自己在荆州治理蛮族的政绩。梁元帝回到京师,为庆祝其父梁武帝即位四十周年,绘《职贡图》 ,冒僭越之嫌,从《蕃客入朝图》中移植“三蛮” ,将自己的地方治理蛮族政绩上升到国家治理蛮族政绩。梁元帝为了出人头地,不顾一切宣传自己,与他自己的遭遇和性格有很大关系。(作者:米婷婷  )

 

责编:叶壮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