蘸馄饨

2021-03-31 09:38:43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又一年清明,儿时的记忆中,每年这个时候都能吃到外婆包的荠菜鲜肉馄饨。

犹记得,天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外婆就已在田间采摘荠菜。外婆不让我早起,我时常是伴着屋外飘来的清新香味苏醒的。睡眼朦胧走出房间,见她已把荠菜清洗干净,晾晒在屋前。

1617154801869180.png 

想吃上一口地道的荠菜鲜肉馄饨,急不得。

花上些光景,才能把荠菜晾干。接下来还得考验刀工:将荠菜切成小碎段。往往此时,菜刀和砧板就会上演一出交响乐,当“笃笃笃”的响声渐缓时,我就知道,这荠菜已完成蜕变。

接下来,外婆会把荠菜与猪肉粒一同搅拌。猪肉一定是肥瘦相间的,但菜与肉的比例却是严重失衡。那时的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这馄饨馅料,总是菜多肉少。

但能吃上一口馄饨,是多么奢侈啊!

我住在江南。江浙沪一带,荠菜鲜肉馄饨的吃法有很多,汤、干、煎等,而那时的我唯独喜欢吃蘸的:即冷却后的馄饨用调至好的酱蘸着吃。

1617154821360096.png 

清明时节,温度渐渐走高。天气一热的话,馄饨就容易坏,即便是天气不热,放一段时间后,馄饨的皮就缺水干裂。

因此,外婆会把多余的馄饨用水煮熟后,捞起来,然后一个一个地分开,放在厨房间,并用纱布盖上,自然晾干。

每当我这只小馋猫,在外玩了饿的时候,就会一路小跑进厨房,直接伸手去抓着馄饨,蘸上酱吃。此时的外婆就会边追着我边说:“慢点,先把手汰汰再吃”……

馄饨蘸酱好不好,也是有讲究的。

外婆在调蘸酱之前,都会先熬制辣椒油,将新鲜的红辣椒,切成小段,与菜籽油、猪肉一同熬制,这味道又香又辣,忍不住让人直打喷嚏。

熬好辣椒油后,放入小葱、胡椒粉、醋、蒜泥等调至而成。蘸一下馄饨,咬一口,不仅仅有蘸酱的香味,更有荠菜肉的鲜美,回味带着面粉的劲道,简直就是人间难得的美食。

我的外婆,虽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但她富有的气质绝不亚于城里的女人。平时的外婆穿衣得体、整洁大方,且为人和善、乐于助人。

外婆去世已多年,没识几个大字的她,时刻教育着我:要做个有用的人。她也用实际行动,诠释着她的一生。

蘸馄饨的味道,已成儿时清明的专属回忆。外婆去世后,我就再也没吃到过了。(文/图 茆震)


责编:叶壮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