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家胡广星:书途如行舟 逆流而上行

2021-03-17 13:50:28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1617006912790671.png

胡广星,浙江永康人。具有文人情怀,观其成长经历,大多时间沉浸在书画临古和创作中,乐此不疲,闲暇之余培育些学生,这些年时常看到他的学生入展全省或地方书画展览,而他自己却鲜有投稿地方和全国性展览。他坦言:“自幼喜书,嗜画,崇古风。近年更甚,深醉其中。每有小得,内心愉悦。艺事一途,颇养心目,亦磨人心志。虽遇困惑阻滞,却坚忍不弃。或松间揽月,或把酒临风,或花下流连,或击节而歌。一书,一画。可延永年。”

胡广星对古人作品的追摹情有独钟。从传统中汲取营养,食古却能很好的化开,注重画面线条的质朴和整体气势,胡广星会适时走入大自然,接受山川自然之势的启迪与山川气象变化的陶冶,涵养“胸中丘壑”。他的书法凭着自身的满腔喜好,对触动心灵的古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临摹,渐渐到了“每有小得,内心愉悦”的心境,只向古帖讨真经成了他书法学习和创作的重要理念。因此,胡广星的书法作品总能流露出更多的“古意”。

1617006967207763.png

临古历来是每个书法家必备的学书之路。苏东坡早年不仅认真临学过颜书,而且连《兰亭序》也临学了很长时间,除此,他还以南朝王僧虔《谍文》(“太子舍人王琰”)作为自己成熟期的风格凭借,并在另外一个场合明确说道:“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献之;笔秃千管,墨磨万锭,不作张芝作索靖。”

1617007016124875.png

书家临古,重点不在于追求“形似”与“神似”,而在于运用书家独特的审美观念,去重新阐释古代经典碑帖,从中获取再度提升自我创作水准的丰富资源。朱熹诗云:“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书法创作一旦缺乏古帖精华之活水的滋养,必然要走下坡路。

1617007072812569.png

胡广星认为,作品中的古意,主要在于线条的凝重及结构的肃穆,凝重必须有一种“势”,是活的凝重,点画之间应该是贯通的;肃穆又具有形式感,不唯稳重而已。这种线势的贯通及结构的形式感,便是一种“新”意,一种现代意识。书法家需要学会领会古代书家的艺术才情,比如王羲之的潇洒逸气,颜真卿的浑厚天真,米芾的纵情烂漫,苏轼的质朴恬淡,黄庭坚的儒雅洒脱,只有熟练掌握古人的书法特质语言,才能在自己的作品中放任真性情,从容掌控字与字之间空白的多少,行与行之间的呼应及前后上下的协调,这都是造就形式感的重要领域,从技术层面上来讲,过于界格化或过于单纯的放置都不能出“新”、但“古”与“新”的协调是极其困难的。

1617007106384317.png

正如当代知名书家白砥所言,当一根线条要表现厚重时,它往往排斥灵活多变的线形,而线形若不能灵活多变,则结构的形式感难以表达。所以,得厚重者往往只能篆、隶、楷书,而且是一字一格的正体字,篆、隶、楷书要写出形式感,或行、草书要写得古厚,线的难度自然加大,这是不言而喻的。“古”是书法审美中最富于传统内涵的美学词汇,是中国传统审美“中和”观最高层次“大顺”的美感表达。古朴、古厚、古穆、古拙、古雅等,都是雕琢、粗实、宏阔、巧做、洒脱之后的返归,是对立两极反向强化后的调和。

胡广星的书画作品中还运用了宿墨、渴笔等艺术手法,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满纸云烟之效果。其“古意”气息令人印象深刻,还适时融入现代文化背景下的“朴”、“穆”、“厚”、“拙”、“雅”等气息,在当下的书画面孔中呈现出诸多的新“古”意。(文:梅戈 图:研莊)

责编:叶壮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